皇冠hg3088新2.媒体称硕士成“硕蚁”一族 就业率不如专科生

歌手:战狼

2019-10-28

“蟻族”[問題 的拚音:wèn tí]的學者廉思曾在2010年推出《蟻族Ⅱ——誰的時代》。書中顯示:研究生以上學曆“蟻族”的比例,從2009年的1。6%增加到2010年的7。2%,本[科學 的拚音:kē xué]曆也從31。9%上升到49。8%,蟻族群體的學曆層次在逐步提升。

“以前總[覺得 的拚音:jué de]研究生[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厲害 的英 文:Fierce]了,一心想找專業對口的[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到找工作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才發現,隨便問[一些 的英 文:some]人,裏麵就有好幾個研究生。股市不景氣,基金、證券公司[幾乎 的英 文:much]都不招人”。

[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采訪發現,[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碩蟻”的研究生,一是[家庭 的拚音:jiā tíng]情況較差,[這些 的英 文:These][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來自農村或者小縣城;二是工作生活條件較差,[由於 的拚音:yóu yú]沒有找到理想的崗位,最後得過且過;三是心理壓力較大,他們往往是農村[父母 的拚音:fù mǔ]的驕傲和[希望 的英 文:hope],一方麵提醒[自己 的英 文:his]要從低做起,另一方麵又害怕現實與理想之間的落差對傾其[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培養自己的父母造成太大刺激。

廣東省[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廳於10月25日發布的信息表明:2012年各層次的高校[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生中,研究生初次就業率最低為90。09%,[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持續七年不如專科生。

而在一周前,一條《研究生畢業回家種地老父氣絕服毒》的視頻被眾多網站論壇紛紛轉發而成為熱點話題■皇冠hg3088新2企业名录■。視頻主人公是河北[大學 的拚音:dà xué][中國 的英 文:China]近現代史專業2008級碩士研究生苗衛芳。今年研究生畢業後,沒能找到一份理想的“鐵飯碗”工作,回到村裏種地。其父苗風山[感 的英 文:sense]覺壓力巨大,選擇了服毒自殺■皇冠hg3088新2VIP服务■。一些村民以苗衛芳為“反麵教材”教育孩子:“看他,這麽多年學都白上了,以後[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跟他學。”很多網友在[評論 的英 文:comment]中感歎“知識難改[命運 的拚音:mìng yùn]”。

其實,苗衛芳的遭遇不是孤例。2009年11月26日,上海某名校研究生楊元元自殺身亡。她在自殺時曾對母親說:“都說知識改變命運,我學了那麽多知識,也沒見改變。”

碩士為何成“碩蟻”?這背後的社會問題正引發深思。

碩士一畢業就失業?

為了節約開支,王瑞一直都在[廣州 的英 文:Guangzhou]城中村租房,與她同住的還有一個醫學院畢業的碩士。這位碩士畢業後也是四處碰壁,找不到一份理想工作,不得不在一家小藥企推銷[產品 的拚音:chǎn pǐn]

把門鎖上,提著行李的王瑞,戀戀不舍地回頭看看曾經與人合租住了3年,位於廣州石牌城中村昏暗的屋子,不禁感慨萬千,今天她告別這裏也意味著告別廣州這個大都市。回首過去3年走過的路,一幕幕猶如[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一般清晰:三年前她信心滿滿地來到廣州,[然而 的英 文:however]在大都市的角落,她曾經成了“碩蟻”!

不錯,王瑞是碩士,畢業於四川的一所名牌大學的金融係。碩士,曾是高學曆的[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標誌,“蟻族”,讓人想到的是低學曆的人群。而如今,這兩個原本不搭的詞匯卻合成了一個詞,被網友戲稱為“碩蟻”。王瑞是怎樣成為“碩蟻”的呢?

王瑞在校期間成績優秀,可畢業後卻為找工作犯了愁。她很想在[成都 的拚音:Chengdu]的銀行就業,但很快她的希望就破滅了,她來自四川的一座邊遠小城,“在成都沒有關係,連銀行的門都進不了”。

2009年,王瑞隻身到廣州,“廣州是大都市,發展[機會 的英 文:offer]更大,如果銀行不行,各種基金、證券公司還有一大把。”這是王瑞來廣州的初衷。

起初,懷著雄心壯誌的王瑞來到廣州。白天,她遊走在[人才 的拚音:rén cái]市場的招聘會中,晚上有空就在網上搜索招聘信息,投簡曆。“廣州這個大都市研究生想找份工作應該是容易的,關鍵是要找一份好工作。”她單純地認為。

一個月後,王瑞終於等[來了 的英 文:老弟]一家銀行的考試[通知 的拚音:tōng zhī]。當她欣喜地趕到考場,這才發現,雖然廣州的銀行是公開招聘,但卻成了各大名校的“比武場”,職位百裏挑一。王瑞忐忑地參加了筆試,焦慮地等待著結果……

“沒想到竟然筆試就落榜了。”王瑞一打聽,才[知道 的拚音:zhī dao]入圍的[都是 的英 文:All are]研究生,還有好幾個博士,甚至海歸。

“以前總覺得研究生應該挺厲害了,一心想找專業對口的工作,到找工作的時候才發現,隨便問一些人,裏麵就有好幾個研究生。”王瑞[告訴 的英 文:tell]記者,在那之後雖然也有過幾次應聘經曆,但都不了了之。“股市不景氣,基金、證券公司幾乎都不招人”。

“以前對自己的期望值太高,後來隻希望能先找一份工作,安定下來,接下來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以後再說。”王瑞無奈地放低了自己的要求,在一家規模不大的私營公司裏找了個會計的工作,每個月3000多元的工資除了交房租,勉強能維持一個月的開銷。

為了節約開支,她一直都在廣州城中村租房,跟她同住的還有3個年輕人。她沒有想到,與她同住的還有一個醫學院畢業的碩士。這位叫劉俊的碩士畢業後也是四處碰壁,找不到一份理想工作,不得不在一家小藥企推銷產品。

“碩蟻”情況或將日趨嚴峻

“本科畢業的時候看到就業挺困難,就想著讀個研究生,一方麵緩解就業壓力,一方麵[可以 的英 文:can]給自己鍍鍍金。”

其實,近年來,王瑞們的困境已經不是個別現象了。率先研究“蟻族”問題的學者廉思曾在2010年推出《蟻族Ⅱ——誰的時代》。書中顯示,廉思和他的團隊在全國“蟻族”存在數量較多的北京、上海、廣州等7個[城市 的英 文:cities]做了問卷調查,回收[有效 的英 文:valid]問卷4807份。與之前[一次 的拚音:yī cì]調查相比,變化[最大 的英 文:largest]的是研究生以上學曆“蟻族”的比例,從2009年的1。6%增加到2010年的7。2%,本科學曆也從31。9%上升到49。8%,蟻族群體的學曆層次在逐步提升。

學者廉思認為,這幾年,[隨著 的拚音:suí zhe]考研人數逐年增加,“碩蟻”情況日趨嚴峻。同時,每年報考公務員的人數也在遞增。去年,國家公務員考試報名人數突破140萬。“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雖沒讓人擠破頭,但同樣讓高校畢業生麵臨著嚴峻的就業問題。

“本科畢業的時候看到就業挺困難,就想著讀個研究生,一方麵緩解就業壓力,一方麵可以給自己鍍鍍金。”王瑞告訴記者。廉思調查也顯示,這些“碩蟻”大部分是本科就業困難,沒想到幾年後就業仍然成問題。不少學者認為,這種“蟻族”的[年齡 的英 文:age]與學曆向上延伸的趨勢值得反思與警醒。

如今王瑞打算[離開 的英 文:absence]打拚了3年的廣州,回老家發展。“我也不知道父母是否能[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這個現實,但做‘碩蟻’也太可悲了”。然而來自農村的劉俊卻說,自己沒有退路,咬咬牙在這個大都市生存下來,[也許 的拚音:yě xǔ]將來會有希望。不過他也心灰意冷地對記者說,靠知識改變命運真的很難啊。

有專家說,這種想法在“碩蟻”中有一定的普遍性,其背後反映出來的教育問題必須引起關注。否則,讀書無用就會真的成為現實,屆時,教育價值就會流失,促進階層流動的[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渠道將會閉塞,階層分化與不公平感隨之蔓延,這將不利於社會長遠發展。

知識改變命運“壓力山大”

如今“蟻族”們雖然大多不願意離開大城市,但在熱門國有企事業中任職的比例有所下降,在黨政機關工作的比例也在下降。

記者采訪發現,成為“碩蟻”的研究生,一是家庭情況較差,這些人大部分來自農村或者小縣城;二是工作生活條件較差,由於沒有找到理想的崗位,最後得過且過;三是心理壓力較大,他們往往是農村父母的驕傲和希望,一方麵提醒自己要從低做起,另一方麵又害怕現實與理想之間的落差對傾其所有培養自己的父母造成太大刺激。

“當初剛剛踏上社會時,我對自己的定位太高,總想著自己是研究生,應該找一份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劉俊說,到了現實生活中,才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劉俊和[大多數 的英 文:most]“碩蟻”一樣都低下了頭,從最低層的推銷工作幹起。

他們的這種狀況也與廉思根據他的團隊調查的情況一樣:如今“蟻族”們雖然大多不願意離開大城市,但在熱門國有企事業中任職的比例有所下降,在黨政機關工作的比例也在下降。而他們在找工作過程中更注重的就是待遇,他們也願意從事高強[度 的英 文:attitudes]、工作壓力大、社會[地位 的英 文:Brydon]較低的工作,隻要能夠給予較高的待遇。[但是 的英 文:But]隨著“蟻族”的增多,較高待遇的工作也不容易找了。

然而,傳統世俗的[觀點 的英 文:belief]卻像一塊沉重的石頭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對於一窮二白的家庭,一個研究生承載了家裏想要改變命運的[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希望。

劉俊告訴記者,他家在江西農村,家裏為了他上大學省吃儉用,希望他畢業能成為大城市的醫生。本科畢業時大城市醫院根本就進不去,[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考碩士,但是他碩士畢業後發現家鄉地級市醫都進不去了,如果回縣級醫院或者鄉鎮醫院,藥理專業用不上且待遇低,自己接受不了家裏人也接受不了。所以他隻好“漂”在廣州,雖然賺錢隻夠自己生活,但父母常在鄉親麵前炫耀自己[兒子 的拚音:ér zi]是在廣州大醫藥公司做經理,也非常有麵子。

“苗衛芳的父親之所以自殺,也是這種麵子思想害的,望子成龍的[認識 的拚音:rèn shi]誤區讓他們認為上了碩士就應該有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華南農業大學[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學院副院長羅明忠教授分析,苗衛芳父子所規劃的人生之路是:大城市生活,特別能賺錢的工作,要出人頭地,但常常事與願違。

事實上,讀研究生如同讀小學、念中學、上大學一樣,不過是儲備知識、打實基礎、練就本領的過程,就業成才還要靠[勝 的英 文:win]任實踐和適應社會的現實能力。“從苗衛芳的求職經曆看,其就業目標隻定位於‘鐵飯碗’這種挑剔擇業的心態正是其就業悲劇的根源所在。”羅明忠說。

他認為,退一步講,即便是“研究生種地”,也並非簡單[意義 的拚音:yì yì]的“回到原點”。“在豬肉[價格 的英 文:Prices]飛漲的那些日子裏,不是曾有大學教授鼓勵大[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到農村養豬嗎?即便是果真‘種地’,同樣可以搞科學種田、多種經營。華農的很多畢業生都從農村最基層幹起,現在有不少人成為鎮長、縣長。”

知識轉化為能力技能

才能改變命運

市人社局副局長何士林:

曾幾何時,“知識就是力量”鼓舞了多少寒門學子發奮讀書,跳出農門,即便在包分配的教育體製已被打破的今天,“高學曆”仍然是農村娃改變現狀的人生[夢想 的英 文:dream about]。但是,上學不等於就業,“高學曆”不代表有能力,這是[人們 的拚音:rén men]不得不直麵的社會現實。

“我篤信知識能夠改變命運,但隻有社會需求量大的知識才能改變命運。”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副局長何士林說。

他認為,教育從精英化走向大眾化,對於中國整體來說是與國際接軌的好事,然而對於大學生個體而言卻充滿困惑。因為[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固定的培養模式、家長的觀念意識、學生的自我定位、社會的傳統觀念、社會對普通勞動者的保障力度等,都會[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學生對自己的定位。“社會是不需要大量的‘[曆史 的英 文:History]學碩士’,也不需要那麽多的廳長、處長,但需要許[許多 的拚音:xǔ duō]多掌握了技能的人才。但很多人認為讀了碩士,廳長、處長的位子就等著我了。”

何士林分析,目前的學校教育偏重於教學生“是什麽、為什麽”的知識,卻疏於讓學生進一步掌握“知道怎麽做、怎麽做得好”,使學生們難以養成知識的創新能力。

他認為,教育的本質應該是在關注人的全麵發展的同時,教人以社會需要的一技之長。然而現行的教育有時[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背離了教育的本質:把教育與讀書劃等號,讀書與考試劃等號,高分與成才劃等號。教育淪為與考試有關的知識的灌輸。死讀書,讀死書,讓這些“碩蟻”隻有知識的累積,卻缺乏創新的能力,很難在社會和工作中有大的作為。“美國大學生創業率達20%,而中國大學生僅為1%。這說明什麽呢?那就是學校沒有培養學生的創造能力,知識沒有轉化為能力。”何士林表示。

何士林認為,在目前大學生就業困難情況下,研究生教育還是應該保持精英化,不能過大擴招,“大學就不了業讀碩士,碩士就不了業再讀博士,但社會需要多少博士呢?這[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浪費了國家的教育資源,還誤人子弟”。

[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研究生,要有關於人生設計、生涯規劃的知識與素養的積累,在學習大量理論知識的同時,要學會一門技能。

■周刊速評

反思“碩蟻”現象

隨著研究生的擴招,“碩蟻”正成為一種帶有趨勢性的現象。[我們 的拚音:wǒ men]看到不僅農村孩子讀了碩士找不到理想工作又不願意回家鄉,最後成了“碩蟻”一族,也有不少城市學生拿到碩士文憑高不成低不就,幹脆宅在家裏,成為啃老的“碩蟻”。

在中國,讀碩士往往被解讀為通往更高社會地位的通行證。然而我們看在以年均增長20%多速度擴招之後,虛幻的夢想破滅了。

不僅廣東省高校研究生就業持續七年低迷。最近中國傳媒大學科研機構發表信息,指出中國研究生的就業[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困境,46。3%的文科畢業生學非所用,找不到專業對口的工作。中國的研究生整個招生與培養製度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不然眾多研究生的青春年華就[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被無謂地消耗,國家的教育經費被白白浪費。

我國碩士培養目標參照蘇聯的副博士學位,3年時間要完成修課與論文寫作,基本上失去了實踐的機會。隻是10年前我國的研究生人數還很少,一般研究生畢業都有機會進高校做教師或成為國家公務員。隨著碩士研究生招生大躍進,目前在校研究生人數已經相當於10年前本科生的規模,造成研究生做不成研究,而公務員考試“獨木橋”淘汰又率高。

在西方特別是美國,研究生的類別有多種,主要是學術型與[職業 的英 文:working]型明確分工,每個進入到研究生階段的人都有一個明確清晰的個人定位。雖然我國借鑒了他們是職業型研究生培養製度,出現了MBA、法律碩士這種新型的培養學位,但在富有中國特色的環境之下,我們的MBA、法律碩士成為學術性研究生的調劑與補充,很多考生在沒有實力考上[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管理與法學這些學術型研究生時,不得已花更多的錢讀這些門檻更低的專業。而像MPA、教育碩士這些非脫產型的職業型研究生就成為一些高校文科院係創收的主要手段,職業型研究生基本喪失了職業特性,所以研究生就業路非常窄。

一位專家曾說,我們的學術型碩士研究生根本沒有做科研。理工科院係由於專業的特點,研究生可以幫導師打個下手,說難聽些就是廉價勞動力,而文科的研究生連做廉價勞動力的機會都沒有,完全處於沒有科研可做又失業的狀態,除了上與本科生[形式 的拚音:xíng shì]相同的課程外就是放羊,大把的時間在網遊與韓劇中度過。而大多數人隻知道讀了研究生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於是本科生們盲目報考研究生。

而那些刻苦的研究生也是做著大致相同、觀點陳舊的論文,他們沒有意識到,他們學到的大量知識並不能轉化為能為社會[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促進社會發展的能力時,學到的知識是得不到更大的回報的。

微軟公司原全球副總裁、穀歌中國創始人、創新工廠董事長李開複認為:“受高等教育的時候既是學生可塑性最強的時候,也是學生最容易被誤導的時候。學校除了要培養高智商人才之外,還必須培養人品好和有團隊精神的人才及做事能力。否則走出校門的人才很[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成為不能適應現代社會要求的畸形人才。”

由苗衛芳畢業以後所遭遇的種種困厄來看,他是不具備這樣的素質,更可憂慮的是,這不是一個人的問題,而是許許多多隻知道寫論文的碩士在步入社會之後共同麵臨的問題。

知識是理性的結晶,理性可以認知[世界 的英 文:world]、改變世界。人們經過後天學習及實踐所[[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的那些品質,交往能力、[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能力、處理事物的能力,但我們很多碩士讀了出來整個人都呆了,這些能力談何容易,[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他們沒有強大的競爭力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

南方日報記者 劉茜

(碩士成“碩蟻” 飯碗怎麽找?)


本文由◆皇冠hg3088新2案例◆发布;
皇冠hg3088新2 > 陈坤 > 寻龙诀
皇冠hg3088新2返回顶部
在线音乐门户,分享好听的网络歌曲

皇冠hg3088新2

最新动态
网站地图